中证报:强定力聚合力 管好退市“出口”

2019-12-19 投稿人 : www.mcxj.net 围观 : 783 次

原标题:集中力量,齐心协力,控制退市“出口”

□本报记者李赞熙

易惠曼,中国证监会主席,在5月11日出席中国上市公司协会2019年年会时指出,应探索创新的退市方式,实现多种形式的退市渠道。 对于严重扰乱市场秩序、触及退市标准的企业,要坚决退出市场,退出到底,以促进“僵尸企业”空空壳公司的及时清算 中国证监会9月9日至10日召开的全面深化资本市场改革座谈会,再次提出要疏通多元化退市渠道,促进上市公司优胜劣汰。

严格的监管信号频繁发布,今年以来已有16家公司退出市场,创下历史新高。 从运营角度来看,如果第四季度的业绩无法改善,一些公司可能会发出除名警报。 分析师指出,a股市场正在逐渐形成“好硬币赶走坏硬币”的良性趋势,但也有不同的声音质疑“清算”的速度是否过快,以及市场能否承受得起。

保持集中流动和多样化的“出口”

当地时间11月1日,S&P 500和纳斯达克双双创下历史新高 苹果公司股价创下255.82美元的收盘新高,总市值为1亿美元。 美国上市公司为何能在经历10年的牛市后继续推高美国股市?

“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成熟的海外市场在引进优秀进口品和高质量公司的同时,通过大规模进入和大规模退出动态淘汰低质量公司,从而确保上市公司整体业绩的提高。 因此,将劣质公司从市场中剔除并不是市场难以承受的沉重负担,而是有助于提高整个上市公司的质量。 中信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向辉表示

数据分析和研究平台WRDS的数据显示,从1980年到2017年,美国股票市场上市和退市公司的数量为5,424家,占总数的28%,不包括6,898家存在不明的公司。已除名公司的数量为72% 同期,沪深两市退市率不到1%

上述分析师指出,上市公司具有成熟资本市场的一大特征。美国股票通过加快“清算”,充分发挥市场优胜劣汰和资源优化配置的作用,使上市公司质量保持在较高水平,值得我们借鉴。

从今年以来的退市情况来看,监管部门开出的“处方”是为了保持集中度。迄今为止,已有16家公司退市,创历史新高。 与此同时,中国证监会通过重组一批、重组一批、退出“三批”中的一批,给予资本市场时间。一条多层次的退出路径已经清晰地显示出来,在这条路径中,上级和下级被淘汰,新旧被吸收。

自今年以来,ST Hairun,*ST Hua Ze,*ST Zhong He,*ST Ying,*ST Yin Ji,*ST Da Guan七家公司被迫退出市场。*ST尚普股东大会决定自愿退出市场;小天鹅(Little Swan)等八家公司通过合并和其他重组工具退出市场。多元化、畅通的出口渠道逐渐形成。

平稳和多样化的退市渠道势在必行。多元化的退市渠道也将为市场提供合理有效的选择。 国鑫证券高级研究员张立超预测,并购将在很大程度上成为a股市场参与者未来退出的重要方式之一。 今后,我国应充分利用并购这一重要的市场资源配置工具,积极进行市场导向的退市选择。

上海财经大学前教授何万南指出,随着第三季度的结束,以下公司应该更加警惕 首先,暂停上市、第三季度继续亏损或净资产为负的公司;二是年营业收入低于1000万元人民币的公司;第三,股价低于票面价值的公司;此外,还有一些公司涉嫌重大违法行为。

中国金融科学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研究小组和林预测,在严格明确的退市制度下,退市团队将继续扩大。 通过探索创新的退市方式,疏通各种形式的退市渠道,进一步加大违法成本和监管执法力度,完善市场约束机制,可以有效遏制市场混乱,不断净化市场生态环境,充分发挥股票市场优胜劣汰和资源配置的基本功能,进一步创造一个充满活力和弹性的资本市场。

形成合力完善退出生态

分析人士指出,为了真正实施除名制度,唯一的办法是注意力不够集中,加强共同努力。只有这样才能撤销和稳定除名制度。

一方面,虽然我国的退市制度和退市指标体系已经逐步完善,但“难退市、少退市”的问题依然存在,这与目前的市场约束机制尚未完全形成,大股东、地方政府、中小股东等相关方“谈退市、改市”有关,退市制度在实施过程中遇到了“障碍”。

业内人士称,首先,地方保护主义没有停止,相关地方政府对一些“僵尸企业”给予补贴 第二是投资者的赌博心理,他们认为濒临破产的公司仍然有投资价值,所以他们会从中获利。 第三,各方与企业合作进行“钻探空。例如,一些上市公司利用各种手段,如出售房屋以“保护空壳”,以及相关交易大惊小怪。一些上市公司甚至通过金融欺诈逃避退市。相关会计师事务所“视而不见”,甚至作弊。在一些上市公司熟悉退市规则后,他们会“玩游戏”。鉴于连续三年亏损暂停上市的规定,一些上市公司通过亏损两年、盈利一年的财务报表逃避监管。

另一方面,除名不是一个行动,而是一个连贯的过程和一个完整的生态,需要市场各方的统一理解和共同努力。

聚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投资顾问总监郭一鸣指出,退市应坚决严格执行,但对违反法律法规的行为也应采取司法补救措施。从美国等成熟资本市场的角度来看,也有上市公司因重大违法行为退市后无法补偿中小投资者的情况,但连带责任的中介机构将被纳入处罚对象,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解决上述问题。

此外,行政罚款或结算基金的一部分可作为补偿基金,以解决中小投资者诉讼胜诉后相关责任人无法补偿的问题。

郭一鸣认为,美国有相对完善的投资者保护支持体系和司法救济机制,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补偿包括投资者在内的相关方的利益。因此,投资者退出市场的压力较小,这也是美国没有面临与中国同样压力的原因。

中国人民大学商业环境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叶林强调,中国要真正解决退市制度,就必须关注股票的流动性和退市后对投资者的保护。 关于投资者保护,如果退市是由欺诈等证券违规行为造成的,投资者可以提起诉讼要求赔偿或补偿。如果退市是正常操作造成的,投资者应该承担风险。

如果你撤退,你必须坚决撤退。 分析师指出,各方应从提高上市公司质量和调整经济结构的整体角度看待上市公司退市问题。他们应该与中国证监会形成合力,利用这个机会,彻底建立优胜劣汰的市场机制,从长远和根本上提高上市公司的质量,保护投资者的利益。

2018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要求企业稳步退出竞争,加快处置“僵尸企业”,制定退出实施办法,促进新技术、新组织形式、新产业集群的形成和发展。 此前发布的文件指出,地方各级人民政府要切实承担本地区上市公司风险应对责任,建立健全上市公司风险应对应急机制,及时采取有效措施维护上市公司的经营秩序、财产安全和社会稳定,必要时组织对处于危机中、可能对社会稳定产生重大影响的上市公司进行监管。 支持表现不佳的上市公司,特别是国有控股上市公司,按照市场化原则重组资产和债务,改善经营状况。 为做好退市公司风险防范工作,对因严重违法行为退市的上市公司相关责任人依法进行查处。

责任编辑: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