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数字科技黄勃南:金融科技对于支付行业是颠覆的

2020-01-02 投稿人 : www.mcxj.net 围观 : 1276 次

新浪财经讯“2019全球财富管理论坛”于10月26日至27日在北京举行 京东数字技术信息管理事业部信息管理平台总经理黄伯南出席并致辞。

黄伯南认为,金融实际上是从弱金融向强金融的转变。所谓的弱势金融包括支付行业。向上是银行的风控,向上是财富管理。 基于这三个不同的维度,我们可以看到不同行业的金融科技的变化是不同的。 整个金融技术对支付行业是颠覆性的,而风控行业,如蚂蚁之花、京东白皮书,则充分运用了金融技术在个人消费金融中的概念。 然而,企业,特别是小型和微型企业,要应用金融技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更有帮助。

他指出债务方面对长尾用户来说更容易与金融技术打交道。 以用户为中心做好用户匹配工作,产品和宣传可以通过金融科技来完成。 然而,对于高净值用户,财富管理强调温度。如何使用人工智能来帮助高净值用户获得更好的收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贝莱德(BlackRock)等大型金融机构已经完成了整个量化投资的变革。无论是基于交易所交易基金的交易所交易基金还是基于交易所交易基金的FOF,美国最大的401K基本上是基于整个量化体系完成的。 事实上,美国已经做了非常先进的工作,中国也在做出巨大的努力。自去年以来,中国被动ETF基金的数量增长非常快。

此外,谈到安全问题,黄伯南表示,无论是整体消费金融产品还是银行的部分夹层和部分柱状产品,这些产品都需要更多的渗透,通过底部来研究每个人的行为,以确保这种产品的安全,而这些都需要金融技术的帮助

他认为,除了金融技术,还应该关注系统性风险以及系统性风险对非系统性风险的影响。 此外,要与宏观和中观研究相结合,完善整个金融科技的风险体系。

以下是演讲的抄本:

黄勃南:我们是这样看待这个问题的,金融的话,我们看到它是一个从弱金融到强金融的变化我们所谓的弱金融包括支付行业,往上我们看到是银行的风控,在往上我们看到是财富管理。所以基于这3个不同的维度,我们看到金融科技对于不同的行业,它的变化是不一样的。我们看到支付行业整个金融科技对于支付行业的颠覆,我相信大家是看到的。在风控这一块我们也看到了,我刚才也讲到像蚂蚁的花呗和京东的白条,在个人的消费金融里面,已经完全应用了金融科技的理念。当然我们在企业端,尤其是小微端怎么去应用金融科技,我认为这还是有比较长的路要走,更多的是助力的作用。今天的主题是财富管理,我想在这里就多讲一些,财富管理这边我们也是分两块,一块是负债端,一块是资产端,负债端这一块是非常有意思的我们现在说到刚才的投顾牌照这个事,负债端对于长尾用户来讲,这方面是更好用金融科技来做的,我们以用户为中心来做好用户、产品、宣传三匹配,这个我们可以通过金融科技的方式来做。 然而,对于我们刚才提到的高净值用户,我们实际上知道财富管理强调温度。如何使用人工智能帮助高净值用户获得更好的收入,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所以我们认为金融技术在这个话题上更有帮助。

事实上,资产管理也很有趣。 我们已经看到美国的一些大型金融机构已经完成了整个定量投资的变革。无论是基于交易所交易基金还是基于交易所交易基金,我们都已经看到美国的401K是基于量化系统完成的。美国的这一部分已经做了非常先进的工作,我们也在向前努力。 如你所见,自去年以来,被动交易所买卖基金的数量增长非常迅速。

还有另一个正在积极投资的项目。在这篇文章中,JD.com做了一些尝试。我们已经在总公司植入了大数据服务系统。我们的JD.com大数据可以给这些公司更好的宏观预测。对于这些大数据,它对我们更有帮助。例如,这些基金经理什么时候选择?我们应该什么时候买股票?或者在什么时候,这个行业对这些基金经理来说更好?5G还是消费,这仍然是基于基金行业经理们基于自己知识体系的选择。金融技术更多的是一种慢慢渗透和互相帮助的功能。我先说这么多。

黄博南:杨先生刚才说得很好。让我简单地说,我们认为金融技术只是一种武器。安全问题本质上是一种人性。这是一个系统问题。 因此,如何充分利用金融技术实际上是最重要的问题。 在我们与传统金融机构的交流中,我们发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点。例如,我们已经看到理财产品存在一些风险。事实上,我们发现他们的财富管理和他们的投资银行,包括他们的资产管理部门之间没有很好的协调。换句话说,我们已经看到,在投资银行和资产管理部门,这些产品可能存在一些问题,但在财富管理部门,它们确实有销售。 事实上,在我们看来,这更多的是一个内部协调问题。 如何使用金融技术来做到这一点?事实上,还有更多的武器,也就是说,对于我们传统的金融机构来说,要通过数据,要通过整个系统的数据,要做相应的风险控制,这实际上是金融科技应该做的事情,但造成这一问题的确实是制度原因和一些部门的原因,所以在系统和整个公司的规章制度中做好这件事的安全性是非常重要的,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是关于金融技术的帮助,也就是说,我们刚才看到了很多金融产品。我以前也说过,我们没有办法穿透他们中的许多人。这些实际上可以通过我们的金融技术得到帮助。 无论我们是从整体上谈论消费金融产品,还是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产品来自部分夹层和部分背面的银行,这些产品需要渗透更多。通过自下而上的研究,我们可以保证这种产品对每个人行为的安全性。这是金融科技能帮助的最重要的事情。

第三,我认为杨先生刚才说得很好。仅仅使用金融技术是不够的。事实上,我们应该更加关注系统性风险以及系统性风险对非系统性风险的影响。 例如,我们更关心最近P2P事件中的系统风险。 那么,除了我们自己,我们如何通过大数据研究宏观和中观呢?当我们观察特定行业和特定地区时,会有什么风险?这将导致下一步数据的变化。这实际上意味着我们只使用这些数据,金融科技数据,这在短期内是看不到的。因此,我们需要更多地与宏观和中观研究合作。我认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使整个高风险的金融体系健康。

新浪网声明:会议的所有记录都是现场速记的,没有经过发言人的审阅。新浪网发布这篇文章是为了传递更多信息,但这并不意味着对其观点的认可或对其描述的确认。

责任编辑:潘启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