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以张艳超为首恶势力覆灭:骗取党员身份 瞄准村支部书记职位

2019-10-09 投稿人 : www.mcxj.net 围观 : 744 次

我昨天想分享的主页媒体

资料来源:法治进程中(编号:FZJXS)

2017年8月23日,北京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接到一封由“石河营村”签名的举报信。

0x251C

举报信称,张彦超刑满释放后不悔改,纠集闲人暴力压迫人民。连村主任都不敢上班。

在村里是“村霸”,他一走出村里就是“霸王”!

0x251D

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总队民警看到,这封信是“石河营村村民”写的,在信的描述中可以感受到强烈的仇恨感。

随后,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总队侦查员展开调查。

村民们一直把张延超当作村里的书记。事实上,张延超当时的实际职务是“村经济合作社专职社长”。

为什么“职业校长”在村党支部书记办公室工作?村民为什么叫张延超书记?这一反常现象引起了工作队成员的注意。

<> > >

张彦超担任美联社社长不到两年,但村里只有几块地实际上或伪装成张彦超的个人名字。有些事情必须由村委会决定,张艳超可以自己说。毕竟,村党支部书记和村主任既勇敢又不敢说话。

没有秘书总比秘书好,不是村长,但实际上控制着村庄的大小。张彦超这么傲慢的是什么?随着调查的深入,张彦超恶帮的形成和结构开始出现。

张艳超,1986年出生,初中文化,2006年,20岁的张艳超因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零六个月。 2010年,24岁的张艳超饮酒后被释放,酒后驾车他被警方拘留了15天。

2010年,由于当时的经济状况,张彦超被释放出狱后,他慢慢聚集了一群暴徒,并向地下赌场的赌博人员提供了小额贷款。如果对方不付款,他就使用暴力。收集的手段,让张彦超在短期内收集了自己的财富。

监禁和惩罚的经历并没有使张彦超pent悔,反而成为了他摇摇欲坠的社会的首都。当拳头尖叫而又猛烈时,它们成为张延超的象征。尽管不老,但“超级葛”的名字在石河营村及周边地区开始大叫,当地村民对此表示敬意。

2017年5月,张延超的男子董浩和其他人在延庆的一家烧烤店前与郝某共进晚餐。由于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郝某和旅馆老板发生了争执,董浩和其他人为了发现自己的脸而猛烈殴打了烧烤店,并殴打了烧烤店的老板吴。

此案直接暴露了张延超团伙的组织结构。在他旁边,徐连晶是军士,他的兄弟张延磊是会计师,董浩和尤坚是十几个暴徒,构成了犯罪团伙。

2013年底,为了获得更大的经济利益,张彦超将村党支部书记的职位定位为目标,但张彦超甚至没有资格成为试用党。

当时,他使用伪造的身份和一系列手续成为合和拉链厂的试用会员。

2015年3月,张延超在骗取党员身份后,尽快获得石河营村的控制权,以工作动员为由将党组织关系移交给石河营村党支部,并聘请了秘书石河营村党支部选举提名。

在选举被提名参加选举之后,下次选举的结果更加出乎意料。张延超几乎当选为村党委书记。

2014年初,在党支部书记换届选举之前,张艳超看中了石河营村民委员会所在的院落,并提出了租赁要求,但遭到当时的村长贾某的拒绝。张彦超打了村主任的儿子。

为了逃避罪恶感,张彦超用重金当诱饵,迫使该团伙成员高雄把包裹抬高。在明显证据表明许多人参与了犯罪活动的情况下,只有团伙成员高雄受到惩罚,并被判处10个月监禁。张彦超和其他人得以逃脱法律制裁。高雄出狱后,张彦超购买了豪华轿车作为补偿。

2014年2月,他还盯着石河营建材城4000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

在光天化日之下,张彦超用炉渣将建材城的门关上,并封锁了数十名房客。最后,原来的房客王和其他人被迫离开建材城。张延超点头同意建材城。作为个人,最终,张彦超从这一运动中获利超过120万。

2017年3月,张延超率领他的团队于坚等人在延庆区的明星城市KTV中,用武装手段殴打了受害人马某。然后,他以威胁的方式强迫马某赔偿4万元,并将此案移交给公安机关。

2017年11月,延庆当地一家当铺与其他人发生债务纠纷。张延超指示弟弟拿着刀和斧子砸碎当铺,并殴打当铺老板卢。事后,张岩面无表情,逼卢接受15万元的赔偿。卢说,他不会对此事进行调查。

2017年9月,该团伙成员于坚的家人的汽车停在了胡同口,影响了汽车的通行。当后排车司机姚某提议动车时,游剑实际上用刀将姚明砍下。 2017年10月,张彦超另一个人,朱志明和其他人,在喝了KTV之后遇到了麻烦。原因是当他们上厕所时,另一个人看着他们。

经过长时间的调查,张彦超的邪恶犯罪团伙的脉络逐渐清晰,开始了网络清除行动。

2017年12月8日,张彦超等犯罪嫌疑人被捕。 2018年1月,张彦超等人因涉嫌故意伤害罪,挑衅罪,生产经营罪被海淀区检察院逮捕。

张彦超被警方逮捕后不久,几乎所有村民签名的请愿书被送到北京公安局刑侦总队。请愿书说,张延超是一个好村民,一个被拘留的好人。

两项截然不同的评估使所有研究人员感到惊讶。请愿书背后隐藏着什么?

原来,张延超被捕后,一家人挨家挨户来到村民的家,要求村民在请愿书上签名。这些村民要么是基于人的感情,要么就是害怕张彦超,因此不得不签署请愿书。

经调查后,此请愿书并非村民的真实意愿,但张彦超的家人利用张彦超邪恶帮派的余伟试图干预和欺骗警方,继续深入调查。

经过一年多的审查和认证,检察院认定张彦超的邪恶帮派提供的五项刑事证据是结论性的,并对北京海淀法院提起公诉。

2019年5月27日,以张彦超为首的恶帮在海淀法院开庭审理。在法庭上,张彦超的傲慢不减。

审判当日,面对严峻的证据,张延超等七人仍未悔改,也未因犯罪团伙罪被认罪。

2019年8月27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对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北京延庆区延庆镇石河营村前经济合作社前负责人张延超涉嫌破坏和生产罪。一审判决涉及以下案件:殴打罪,寻衅滋事罪和集会罪:

张延超因破坏生产经营,故意殴打,寻衅滋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张被剥夺政治权利两年,罚款30万元,张艳超追回违法所得120万元。十六人被判处破坏生产和经营罪,蓄意殴打罪,寻衅滋事罪和集结罪,罪名成立,判处有期徒刑十六年,有期徒刑十年至一年零十个月。李杨,徐连晶,赵春阳和林碧阳被判处十年徒刑。

收款报告投诉

资料来源:法治进行中(ID:fzjxs)

2017年8月23日,“石河营村村民”签名的举报信转交给了北京市公安局刑侦队。

报告信说,张彦超在判决释放后没有悔改,而是聚集闲散的人以暴力镇压人民。甚至村长也不敢上班。

在村子里是“乡村暴君”,走出村子时他是“欺负人”!

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总队民警认为,这封信是“石河营村的村民”,在描述中可能会产生强烈的仇恨感。

随后,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总队的侦查员展开了调查。

村民们一直视张彦超为村书记。实际上,张彦超当时的实际职位是“乡村经济合作社的专职主席”。

为什么“专业总裁”在村党支部书记办公室工作?村民为什么叫张彦超为书记?这种异常情况引起了工作组成员的注意。

张艳超担任协会主席不到两年,但该村实际上只有几块土地或伪装成张艳超的个人名字,有些事情必须由村委会决定,张艳超拥有最终决定权,村党支部书记和村长都生气了。

不是秘书,而是胜于秘书,不是村长,但实际上控制着村务的大小。张延超为什么这么嚣张?随着调查的深入,张彦超恶势力的形成和结构开始出现。

张艳超,1986年出生,初中文化。 2006年,现年20岁的张彦超因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零六个月。 2010年,现年24岁的张彦超从监狱释放后,因酒后驾车被拘留15天。

2010年,由于当时的总体经济形势,张彦超被释放出狱后,他通过向地下赌场的赌徒提供小额贷款,慢慢聚集了一批击球手。如果对方不付款,他会用暴力收款的方式,使张彦超在短时间内积累了财富。

张彦超的服刑经历并没有使他pent悔,反而成为了他流浪社会的首都。张彦超的拳头说话而拒绝接受时,其象征是暴力的。尽管他还很年轻,但在石河营村及其周边地区,“超级兄弟”的名字越来越响亮。当地村民都尊重他,远离他。

2017年5月,张延超的员工董浩等在延庆一家烧烤店前与郝某共进晚餐。由于事件微不足道,郝某和酒店老板发生了争执。为了重拾面子,董浩和其他人猛烈地砸碎了烧烤店,殴打了烧烤店老板吴某。

此案直接暴露了张延超团伙的组织结构。在他旁边,徐连晶是军士,他的兄弟张延磊是会计师,董浩和尤坚是十几个暴徒,构成了犯罪团伙。

2013年底,为了获得更大的经济利益,张彦超将村党支部书记的职位定位为目标,但张彦超甚至没有资格成为试用党。

当时,他使用伪造的身份和一系列手续成为合和拉链厂的试用会员。

2015年3月,张艳超在骗取党员身份后,尽快获得石河营村的控制权,以工作动员为由将党组织关系移交给石河营村党支部,并聘请了秘书石河营村党支部选举提名。

在选举被提名参加选举之后,下次选举的结果更加出乎意料。张延超几乎当选为村党委书记。

2014年初,在党支部书记换届选举之前,张艳超看中了石河营村民委员会所在的院落,并提出了租赁要求,但遭到当时的村长贾某的拒绝。张彦超打了村主任的儿子。

为了逃避罪恶感,张彦超用重金当诱饵,迫使该团伙成员高雄把包裹抬高。在明显证据表明许多人参与了犯罪活动的情况下,只有团伙成员高雄受到惩罚,并被判处10个月监禁。张彦超和其他人得以逃脱法律制裁。高雄出狱后,张彦超购买了豪华轿车作为补偿。

2014年2月,他还盯着石河营建材城4000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

在光天化日之下,张彦超用炉渣将建材城的门关上,并封锁了数十名房客。最后,原来的房客王和其他人被迫离开建材城。张延超点头同意建材城。作为个人,最终,张彦超从这一运动中获利超过120万。

2017年3月,张延超率领他的团队于坚等人在延庆区的明星城市KTV中,用武装手段殴打了受害人马某。然后,他以威胁的方式强迫马某赔偿4万元,并将此案移交给公安机关。

2017年11月,延庆当地一家当铺与其他人发生债务纠纷。张延超指示弟弟拿着刀和斧子砸碎当铺,并殴打当铺老板卢。事后,张岩面无表情,逼卢接受15万元的赔偿。卢说,他不会对此事进行调查。

2017年9月,该团伙成员于坚的家人的汽车停在了胡同口,影响了汽车的通行。当后排车司机姚某提议动车时,游剑实际上用刀将姚明砍下。 2017年10月,张彦超另一个人,朱志明和其他人,在喝了KTV之后遇到了麻烦。原因是当他们上厕所时,另一个人看着他们。

经过长时间的调查,张彦超的邪恶犯罪团伙的脉络逐渐清晰,开始了网络清除行动。

2017年12月8日,张彦超等犯罪嫌疑人被捕。 2018年1月,张延超等人因涉嫌故意伤害罪,挑衅罪,生产经营罪被海淀区检察院逮捕。

张彦超被警方逮捕后不久,几乎所有村民签名的请愿书被送到北京公安局刑侦总队。请愿书说,张延超是一个好村民,一个被拘留的好人。

两项截然不同的评估使所有研究人员感到惊讶。请愿书背后隐藏着什么?

原来,张延超被捕后,一家人挨家挨户来到村民的家,要求村民在请愿书上签名。这些村民要么是基于人的感情,要么就是害怕张彦超,因此不得不签署请愿书。

经调查后,此请愿书并非村民的真实意愿,但张彦超的家人利用张彦超邪恶帮派的余伟试图干预和欺骗警方,继续深入调查。

经过一年多的审查和认证,检察院认定张彦超的邪恶帮派提供的五项刑事证据是结论性的,并对北京海淀法院提起公诉。

2019年5月27日,以张彦超为首的恶帮在海淀法院开庭审理。在法庭上,张彦超的傲慢不减。

审判当日,面对严峻的证据,张延超等七人仍未悔改,也未因犯罪团伙罪被认罪。

2019年8月27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对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北京延庆区延庆镇石河营村前经济合作社前负责人张延超涉嫌破坏和生产罪。一审判决涉及以下案件:殴打罪,寻衅滋事罪和集会罪:

张延超因破坏生产经营,故意殴打,寻衅滋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张被剥夺政治权利两年,罚款30万元,张艳超追回违法所得120万元。十六人被判处破坏生产和经营罪,蓄意殴打罪,寻衅滋事罪和集结罪,罪名成立,判处十六年徒刑,刑期从十年到一年零十个月不等。李杨,徐连晶,赵春阳和林碧阳被判处十年徒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