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出打击充当“保护伞”的职务犯罪——聚焦全国整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行动

2019-11-20 投稿人 : www.mcxj.net 围观 : 1371 次

新华社北京2月12日电(新华社观点)1月,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七次全体会议强调,不允许“村霸”和宗族邪恶势力在村里横行霸道,压迫老百姓,侵蚀基层政权。 1月19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关于充分发挥检察职能依法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积极维护农村和谐稳定的意见》号文件,强调各级检察机关必须坚决惩治“村霸”和宗族邪恶势力的刑事犯罪,重点打击为“村霸”和宗族邪恶势力充当“保护伞”的职务犯罪。

《新华视点》记者发现,在一些农村地区,“村霸”和宗族邪恶势力猖獗,“地方皇帝”一方猖獗,违反党纪和法律,操纵选举,开设赌场,暴力抗法,抢夺资源……公众对此深恶痛绝。

“村霸”有四个典型特征:无序的政府、抵制法律、金融霸权和犯罪。记者在全国各地的许多采访中了解到,一些“村霸”以宗族和金钱利益为纽带组成犯罪团伙,实施非法犯罪行为。有些人甚至在一个地方犯罪几十年,很难根除。 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局第三局局长孙仲成表示,“村霸”的四个典型特征是无序管理、抵制法律、金融霸权和人身攻击。

无序管理依靠财富和权力,干涉国家法律和操纵选举 据记者所知,此前被判刑的江西省某市前人大代表与一个犯罪团伙纠缠在一起,该团伙由同一家族的许多兄弟和社会闲散成员组成,目的是控制一方。 在过去大约20年里,我们使用暴力、威胁和其他手段实施了许多非法和犯罪行为。我们甚至利用影响力威胁当地党委和政府工作人员,干涉基层组织的选举。

反抗法律-暴力反抗法律,对抗政府,煽动骚乱 记者从采访中了解到,2016年底,广西一名市委书记和他的亲属在公安警察面前活埋了这名司机,因为他的妻子在一起交通事故中丧生。 当警察拦住他时,他依靠大量的人来对付他。130多名当地警察被派去营救司机。

支配财富攫取权力和需求,支配市场,向土地致敬 基层记者了解到,河南省某村前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在租用农地、建设新的社区农村饮水工程中一直是“雁行拔毛”。 自2012年以来,河北省一个村庄的主任组建了一个邪恶势力团体,要求所有村民结婚时必须“支付抵押贷款”。 有一个村子的人没有遵守,婚礼当天收到了送到门口的花圈 村长还用村里的扬声器辱骂村民。

攻击-胡作非为,违法犯罪,残害无辜的人 据记者调查,广州一个村子里有一群“村霸”,他们自2008年以来一直在村子里作恶,敲诈经营小店和生活在村子里的人,甚至在街上调戏妇女。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王旭认为,由于农村地区相对缺乏法律资源和监督,一些最基层的“权力和金钱”相互勾结,使得个别村官和社会匪徒成为“村霸”

一些基层组织人员充当“保护伞”,甚至“两委”小组的一些成员成为“村霸”

“基层社会生态非常复杂,“地方皇帝”现象往往涉及到上级政府、基层选举、治安管理、资金管理等问题。许多不稳定因素混杂在一起,使得治理非常困难。 ”北京大学廉政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说

记者调查发现,在一些地方,有基层组织人员充当“村霸”的“保护伞” 最高人民检察院有关部门负责人说,“村霸”在农村横行,统治一方,往往是因为“上面有人”。被压迫的村民敢于生气,不敢出声。很难对付被封锁的“村霸”和宗族邪恶势力。

在其他地方,基层“两委”选举制度不完善、不透明,导致基层组织弱化,甚至“两委”班子成员成为“村霸”。 一方面,作为民间纠纷的第一道防线的村调解委员会和安理会不愿意或害怕处理冲突和纠纷,使得纠纷双方都依赖其背后的力量来解决。这实际上助长了“村霸”和宗族邪恶势力的盛行。 另一方面,为了当选为“两个委员会”的成员,“村霸”或宗族势力被吸收进来,从而成为统治城市的“村霸”的走卒。这一切都让治理“村霸”变得更加困难

据记者了解,江西省福州市金溪县安吉村前党支部书记彭容晖担任该村党支部书记已有10多年。几乎所有在村里训练和发展起来的党员都是他们的亲戚和朋友。 2014年村“两委”换届选举时,他拉票贿赂选举,甚至以“工作补贴”的名义报销贿赂选举的费用

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兴宽认为,农村“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长期存在不仅损害了村民的利益,破坏了农村社会的稳定,也严重影响了党和政府的形象,导致公众对基层政权和自治组织缺乏信任,影响了一系列中央政府政策在农村的具体实施

突出打击职务犯罪、消灭“村公牛”和宗族邪恶势力的基础

孙仲成表示,中国当前消灭“村公牛”和宗族邪恶势力的努力从三个方面入手。

突出罢工,加强治理 孙仲成说,检察机关将发现、查处“村霸”和邪恶的宗族势力,必须坚决遏制他们的嚣张气焰。 特别是,我们应该重视打击与工作有关的犯罪,这些犯罪是“村霸”和部族邪恶势力的“保护伞”。 检察和公安部门将加大对“村霸”和宗族势力的查处力度,加大他们作恶的成本。 纪检监察部门高度重视纪律建设,及时惩治违反纪律的党员干部,特别是基层党员干部,扼杀他们充当“保护伞”的迹象

多维动力,全面管理 “我们不能孤立地处理‘村霸’问题。我们需要采取综合措施。” ”庄德水说道 孙仲成表示,一方面,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合治理将加强合作与协调,各司其职,共同努力。 另一方面,职能部门将全面运用经济建设、教育宣传、舆论宣传等多维社会治理措施。 地方政府积极发展经济和教育,让适龄人口有事可做,读书可读,从而从长远角度消除“村霸”和宗族邪恶势力的存在。

群众路线,长期治理 王旭认为,在切断“村霸”和宗族邪恶势力“邪恶根源”的农村治理实践中,实施村民自治至关重要 据孙仲成介绍,检察机关将配合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和换届选举组织维护换届选举工作秩序,积极有效地防止各种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努力营造清洁健康的换届选举环境,防止“村霸”和宗族邪恶势力操纵选举,带着疾病进入“两委”队伍。

庄德水认为,有必要加强农村基层的法制宣传教育,让法治理念进入生活现实,帮助人们树立法律信仰,进而压制“村霸”犯罪空;让人民树立信心,主动参与治理“村霸”问题 (记者杰金文、赖星、阎祥林、宸妃)